第三集:守望來時路

發布日期:2021-07-06

  1952年5月,21歲的何武元踏上了奔赴抗美援朝戰場的列車。他是獨生子,瞞著父母報名參了軍,成為108師515團的一名高射炮兵。
  戰爭異常殘酷,讓他最難忘的是保衛朝鮮清川江鐵路橋。這座橋是朝鮮戰場運輸補給的生命線,也是美軍轟炸的核心目標。美國的噴氣式戰斗機F-86非???,何武元所在的高炮班時刻不離炮位,白天晚上都在陣地,白天風吹日曬,晚上以天為蓋、以地為鋪。敵機一來,警報一響,就往炮位上跑。他們要堅守的是運輸鐵路、運輸公路、運輸橋,一旦運輸線出現問題,將影響所有物資的運輸。
  1953年7月的一天,是運輸隊過江的日子。堅守陣地的何武元,突然發現清川江上有個小黑點在移動,小黑點越來越大,是敵機!瞬間,江面上炸起10多米高的水花兒!何武元立即報告排長,但第一次組織射擊沒有打中。何武元不甘心,鎮定地又一次瞄準敵機,風向、風速、高度測算完畢,裝炮、填炮彈、上膛,四門炮連續放——砰!砰!砰!砰!敵機攔腰折斷,晃晃悠悠掉進了江里。
  “打中了!打中了!是F-86!”戰友們高興得跳起來歡呼,瞬間覺得再苦再累也值得。
  抗美援朝,條件艱苦,每天都徘徊在生死邊緣,但是他給母親寫的信卻始終是報喜不報憂。戰爭結束,何武元返回家中,才知道父親在他參軍的第二年就去世了,家里僅靠老母親一人支撐,但是母親從來沒有把困難告訴何武元,只為讓他安心參戰。
  1953年8月8日,何武元永遠忘不了這一天,他正式成為一名共產黨員。在申請書中何武元寫下這樣的誓言:“共產黨是要實現共產主義的,那時候人民的生活會更幸福!戰場上我不怕死,組織交給什么任務我都能完成!”
  戰場上不怕困難、不怕犧牲的精神,被何武元帶到了中國建筑,革命時期艱苦奮斗、以人為本的精神成為注入中建人血脈的紅色基因。隨著時間推移,何武元先后參加了首都機場,麗都飯店,國貿一期、二期等重點工程的建設。時光荏苒、物境人遷,改變的是所處時代和所處環境,不變的是何武元始終堅守的信念和擔當。
  對黨忠誠的紅色基因就像種子一樣,滲入王德仁的血脈,浸入中建人的心扉。
  1948年初,解放戰爭已由戰略防御轉入戰略進攻,毛主席率領中共中央機關進駐西柏坡,繼而“進京趕考”。
  由晉察冀邊區交通管理局組成的工程隊,頂著零下20多攝氏度的嚴寒開赴了工地。他們要去修建的,是一條絕密的道路。王德仁是這項工程的見證者、參與者。
  這條絕密道路,由陜北革命圣地經晉綏到晉察冀中心區阜平,是一條溝通陜甘寧、晉綏、晉察冀以及山東解放區的重要交通干線。一場挑戰在等待著他們。
  王德仁隊伍所承擔的絕密道路段全長59公里,有1/3的路段山勢陡峻,道路崎嶇,路寬才3米左右。1948年初,上級指示,要求克服一切困難,在兩個月內,將這條路全部擴建成能通行汽車的道路。這對于王德仁和幾千名建設者來說,是一項時間緊任務重的艱難挑戰。
  首先是開山困難,當時沒有炸藥,只能憑人工掛在山上,拿著洋鎬、鐵锨一點一點鑿,幾天下來,雙腳都是泡。
  不僅路面上有著很多艱難險阻,天上更是危險重重。敵軍的轟炸機好像盯上了這條路似的,接二連三地從高空進行轟炸。但即使這樣,在如此危險的施工環境下,經過兩個多月的奮戰,全段最終根據要求按期完成。
  就在阜平通往陜北道路緊張修建的同時,阜平通往西柏坡道路的改建也開始了。工程隊要登上峭壁陡坡、一邊打眼放炮、一邊排除險石、一段段削平、一段段取直、一段段加寬。
  1948年4月23日,周恩來和任弼時的車隊經由此路進入西柏坡;緊接著,5月26日,毛澤東的車隊也途徑此路達到西柏坡。由此,這兩條路被稱為“紅色轉移路”,并為西柏坡進入北平的“紅色趕考路”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
  1949年3月23日,毛澤東等五大書記連同中共中央機關和解放軍總部的車隊,沿著這條“趕考路”,浩浩蕩蕩地從西柏坡開赴未來的首都北平,也開向中國歷史的嶄新篇章。
  三條道路的修建,不但為中共中央實行偉大的戰略轉移,完成最后的征程和迎接新中國的成立做出了重要貢獻,同時也成為了中建人最為驕傲的紅色基因。
  堅守在歲月中熠熠生輝,信仰在奮進里代代相傳,這是堅守的故事,也是無數中建人的故事。祖國的發展之路因有他們的守望而穩步向前,人民的幸福之路因有他們的守望而光明璀璨。

策劃制作 : 中國建筑股份有限公司企業文化部 技術支持 : 中國建筑股份有限公司信息化管理部 電話 : 86498118 86498583
夏娃的诱惑-娇妻在线观看